尾鳍Nicole

I only want to see you laughing in the purple rain.

一个理想主义晚期患者的自私独白

“Mozart l'Opera Rock deserves better.”
   
其实我唯一在意的只有这点而已。
   
我真的热爱这部剧,没有人知道它在怎样的程度上——不是改变了我,而是让我终于重新找回了那个我甚至都没意识到已经几乎被我彻底遗忘的,本真的自己。私人的这些感触就不展开说了,只想说明这部剧对我的意义远远超出了“一部我很喜欢的音乐剧”的程度。
   
所以我绝对不能接受的是:完全无视艺术表达效果,仅仅为了使它带来最大化的经济利益而胡乱修改这部剧。
   
而制作方这次做的就是这种事,不仅如此,还附加了种种恶毒手段转移视线,模糊矛盾焦点。
   
极端恶心。
   
我关注的重点并不是性别歧视,原因是作为男性的小米也同样在今年三月的乌克兰法扎con上因为同样的理由经历了同样的遭遇。制作方没有对演员对观众作任何事先交待,在开场之前用乌克兰本地年轻男演员代替他来唱莫扎特,唱那首最经典的《纹我》。理由是“乌克兰观众想要更年轻的演员来演绎莫扎特”。
   
而实际的原因是什么呢,不过是乌克兰制作方想借着原卡的东风推自己本地的演员,又不想花该花的钱而已,于是就虚假宣传临时换人,先斩后奏,等到别人不可能有时间作其他选择的时候再暴露自己真实的嘴脸。
   
这次不也是一样吗。
   
只是因为想少花点钱请更便宜的新演员而已。先请下几个高人气的原卡和韩巡卡演员来作宣传卖票,然后看上去呼声不高的卡司就全换便宜新演员。由于韦伯姐妹的卡司一直不稳定,换人不会掀起太大波澜,而姐姐的原卡是既有时间也愿意演的,那么就把男主演的女友安上来,把演员和剧迷都推到一个尴尬的立场上让所有人都难以大声表达不满。
   
这不都是一样的套路吗。
   
很显然,“你年龄大了,我们需要新的更年轻的演员”是一个可以随便拿出来搪塞任何演员的万能敷衍理由,无论什么性别什么性向什么其他属性一不一样的人都可以用,因为只要是人,年龄都在每一秒随着时间增长。十八岁到八十岁可以被说年龄太大了,09年到今年八年过去也可以被这么说,16年到明年两年过去也可以被这么说。只要唯利是图的人愿意,一个星期过去都可以被说年纪变得太老了,不是吗?
   
性别歧视是存在的,但不是体现在这个一看就是扯淡是借口的随处可用的破理由上,而是体现在制作方为了省钱选择放弃的是女性原卡而非男性原卡,对男卡甚至连所有替角都尽量还原,而对女卡却很明显完全是毫不重视的态度。
   
但真正从根本上让人恶心的其实是仅仅为了降低成本而完全罔顾艺术表达效果地乱改一部戏剧的行为。无论被放弃的演员可以被归为怎样的属性,这种行为都是不可原谅的。在根本没有遇到面临关门危险的经济问题的情况下,如果演员有时间也有意愿,那么换演员的唯一理由只能是新演员能把角色演出更好的效果,除此之外的任何理由都不能被接受。
   
已经获取了可观利润,还仅仅为了再节省成本而强行放弃能把特定角色演出最好效果并且也有时间也有意愿的演员;更恶心的是为了减轻舆论压力模糊矛盾焦点再强行塞给已经争取了其他相当合适自己并且正好有空缺的角色的演员另一个既不合适也不想要的角色。
   
一部戏剧会在舞台上呈现出的效果在这种人眼里是什么呢,他们眼里根本没有这些东西。艺术算什么,美算什么,为了给经济利益让路哪有什么东西是不能被牺牲的,一样都没有。
   
这样的人拥有生命是一件多么浪费的事。

评论(2)

热度(5)